建议:今后玉米、大豆补贴这样补 你认同吗?
2016-12-12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杜鹰建议,东北、内蒙的玉米大豆补贴,可以过渡到综合补贴,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不取消,价格政策、补贴政策需组合。

 

 

玉米临储价格改革要把握两个基准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杜鹰表示,深化玉米临储价格改革的基本思路,依然是实行价补分离,但关键是要找到各方利益的平衡点,既要考虑恢复市场价的收购,又要平衡农民的收益。

“今年玉米价格会回落多少?相应的补贴应该补多少?我们认为这里有两个基准要把握好。首先把握好降低以后的收购价的水平,你不让他回落或者说回落的不到位。(那么)我们去库存和恢复多元化市场收购,乃至把整个产业链条都搞火,同时抑制进口冲击这样的目的就达不到。但是如果出口出的太快,把市场价打的太低,农民当年的收益乃至今后几年要受到相当大的损失。所以要把今年的收购价格的水平把握好"。

 

东北、内蒙的玉米大豆补贴可以过渡到综合补贴

玉米补贴到底怎么补才好?杜鹰提出建议,将来东北内蒙古四省区可以考虑把玉米和大豆的补贴打穿,也就是统一实行一个补贴,而且可以考虑不搞目标价格补贴,直接过渡到综合补贴。

“我们的想法理由有三点:第一,东北的旱地主要是种玉米和大豆,如果这两个分别搞价格、分别核算操作成本太高。

第二,我们在两边都搞目标价格都补的情况下,你很难找准他们的比价关系,而在东北大家知道,大豆和玉米是倒茬,比价不好会影响倒茬工作。

第三,我们有必要尽量压缩黄箱补贴,把它转向绿箱或者蓝箱,这里如果大豆和玉米实行补贴可以称之为旱地补贴或者叫东北黑土地的保护补贴,这个补贴比目标价格的黄箱补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不取消,价格政策、补贴政策需组合

杜鹰还透露,对于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改革问题,现在,有关部门正在进行深入调研。目前,稻谷小麦同样面临产量增加、进口量增加、库存增加的三量齐增怪象。南方稻强米弱,麦强面弱的奇怪局面,让市场失去了活力。

杜鹰认为,目前,要不要继续保留稻谷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是一件值得研究的事情。有人认为,稻谷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也应该一并取消,而杜鹰觉得,这是不妥的,理由有三个。

“第一稻谷小麦是最重要的口粮品种,替代性差,为了实现我们所说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就要保证稻谷和小麦比其他产品有更高的国内的自给率。

第二要坚持分品种施策的原则,对不同的农产品(12.72 -0.70%,买入)采取不同的改革办法。

第三对于稻谷小麦这样重要的粮食品种,我认为必须把补贴政策和价格政策组合起来一块用,光有补贴政策是不够的,补贴只能弥补成本,而只有价格政策才能稳定农民的预期,给他一个托底的概念。这样才能保证小麦和稻谷每年有一定的播种面积”。

 

稻谷和小麦价格应尽量贴近市场

那么,稻谷和小麦的改革过程中,要怎么按照价补分离的原则推进改革呢?

杜鹰认为:“我的想法是要把稻谷、小麦价格的保收入功能分离出来,恢复最初的保供给的初衷。这里有三个问题,一个是要优化政策实施范围,主要是指稻谷。在稻谷里可以考虑早籼稻退出最低收购价,中央政府对于主产区比如说江西、湖南给一笔定额补贴,这样就释放稻谷价格改革的信号。

第二个问题,改革以后的稻谷价格到底定在什么水平比较合适,有人说是定在总的生产成本的水平,有的说是定在配额内进口完税后的水平,一个是要保成本、一个是要和国际进口有一个竞争力的比较。这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但我的看法改革后的两个品种的价格要尽量的贴近市场价”。

 

网友评论
93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发表评论
确定删除此条评论吗?
确定
取消
图片尺寸太大!
确定
农合应用APP下载
扫一扫 下载农合APP